被命运选中的英格拉姆,不止是湖人遗弃的天才,不只是浓眉抱团的筹码

11月28日,布兰登-英格拉姆和鹈鹕签下5年1.58亿美元顶薪。

对这笔签约持犹豫怀疑态度的,不只有各路专家,还包括了鹈鹕球迷:锡安复出之前,他的场均得分一度超过26分,但赛季结束的时候只有23.8分。两个天才年轻人,一定会让彼此的球权和数据缩水,接来怎么办呢?

新赛季第一场,出现了一个让人耳目一新的解决方案:英格拉姆回归小前锋,拿下24分9篮板11助攻,鹈鹕赢了猛龙14分。他成功地扮演了之前霍勒迪的角色:策应,防守,反击,攻坚。尽管只是第一场比赛,但胜利的趋势很乐观,英格拉姆足以胜任这些任务,尽管这些并不是他拿到顶薪的缘由。

12月29日,英格拉姆当选2020赛季第一位西部周最佳球员。

被遗弃的英格拉姆,再一次完成了自救般的转型,而这样的转型,几乎发生在他进入联盟以后的每一年。

英格拉姆是湖人三年摆烂期的第二个榜眼,他在杜克效力一年后参选,被选中时还不到19岁。

那时候的湖人,迫切需要一个能直接带领球队翻身为强队的天才新秀,湖人对这个签位充满期待。

2016年乐透结果出炉,洛杉矶球迷一片哗然——他们的疯狂摆烂没能换来状元签,抽到了榜眼。那一年的第一顺位和第二顺位,对他们来说天壤之别——本-西蒙斯是冉冉升起的天之骄子,英俊帅气,自带商业价值,而英格拉姆?只有未可知的”潜力”,对比之下,不过是一只长得丑的雏鸟罢了。

偏偏西蒙斯还戏弄了洛城球迷一把。

选秀前,几乎锁定状元签的他表示:“我向往洛杉矶已久,要是被第二的湖人选中就好了。”这段显然是在作秀的采访,被不满足的湖人球迷一遍遍拿出来批判英格拉姆,捶胸顿足表达失望。

但选秀结果根本没有回寰的余地,英格拉姆就是那一届第2好的球员。

英格拉姆能否兑现天赋,是那些年湖人阵中最大的悬念——

他身高2米06,臂展却达到了2米22,但体重只有86公斤;他精通许多进攻技巧,但在职业的比赛强度下可能都不管用。

是否适应对抗,将决定英格拉姆未来的上限,所以他的两个选秀模板相差极大:泰肖恩-普林斯和凯文-杜兰特——都有成为的可能,也只是可能而已。

在湖人的选秀采访中,球队认为英格拉姆在攻防两端都能做出贡献——能打小前锋和得分后卫,甚至也能客串一会儿控球后卫。

然而,湖人球迷喜欢强壮的球员:别闹了,英格拉姆比控卫还轻的体重,想看他被肌肉壮汉们生吞活剥吗?

另一件让他们失望的事情,是他太安静了。对比好莱坞巨星一样声势的西蒙斯,英格拉姆简直温顺的像一只小羊。这可不是洛杉矶想要的性格,他们喜欢张扬的和左右逢源的,或者自带超级气场的。往前数是奥尼尔和科比,再往前是魔术师,眼前这个14号,连话题性都带不起来,还怎么指望球迷来看球呢?

但这并不是他的问题,英格拉姆出生于北卡的金斯顿,这是一座只有2万人的小城。他的父亲是一位警察,工作业余开了一家体育馆。

英格拉姆四年级的时候,住在附近的斯塔克豪斯偶然间来这座球馆打球,开始指导他。斯塔克豪斯以顶级而全面的进攻技巧著称,他的技术让英格拉姆看得如痴如醉,再后来,英格拉姆加入了斯塔克豪斯的球队,参加巡回赛。

在21世纪10年代以后,选秀高顺位越来越趋向于身高臂长、年龄很小的球员:身高臂长意味着起码能防守,反正体重和技术都能练出来的。所以英格拉姆去了杜克,就预定了一个高顺位。

他是那届年龄第二小的球员,只比本德尔大两个月。进入NBA,英格拉姆没能赶上和科比搭档,起初被安置在了罗尔-邓身后打替补,直到后半赛季才扶正打首发。英格拉姆的新秀赛季中规中矩,西蒙斯骨折缺席,没有拿来和他对比,经争最佳新秀的是三个“老兵”:恩比德、萨里奇和布罗格登。场均9.4分的英格拉姆进了新秀二阵,勉强符合预期。

一个夏天过去,英格拉姆的体格大了一圈,他的进攻也变得更加娴熟。《洛杉矶时报》评价英格拉姆:“他的进步超出其他人的总和。”

2017年常规赛首战,英格拉姆砍下25分,随后的征程,他又带来了断断续续的惊喜时刻。生涯第二年,他的场均得分升至16.1分。47%的命中率和39%的三分球命中率让湖人球迷倍感欣慰——也许这小子可以。

2018年,詹姆斯来了。联盟最顶级的小前锋到来,意味着英格拉姆的舒适区被摧毁。

乔丹曾经为汉密尔顿改打三号位,科比也曾经给克拉克森让过位置改打小前锋,但在詹姆斯身边,英格拉姆只能去打二号位。他的持球技巧全然无用,更多时候要去打无球。

严重的不适让他遭受了大规模的批评,球迷们把湖人无法进入季后赛的责任一部分推在他身上,说他没法为詹姆斯提供足够的支援。伴随着湖人没能进入季后赛的焦虑,很多人忽略了英格拉姆的数据其实是继续上升的,他的场均得分上升到了18.3。

3月9日,他被查出右肩静脉深处出现血栓凝块,急需手术。英格拉姆的第三个赛季提前结束了。

还好血栓只出现在肩膀,医生说可以通过手术顺利清除,不至于像波什和泰莱托维奇那样必须直接退役。

只不过,手术依然是痛苦的。两个小时的手术移动了他的肋骨,导致影响了肺部的正常呼吸。医生用一台呼吸机帮助英格拉姆调整呼吸,缓解压力,前后持续了一个月,在这一个月里,他都处于心慌气短的状态中。

需要呼吸机不是他最不适应的事:手术之后,他只被允许偶尔拍拍球,不能剧烈运动,不能投篮。

英格拉姆每隔三四个小时就不得不吃止痛药,这导致他胃口变差,吃不下东西,体重暴跌。在恢复期里,他反复上网刷自己的视频,提醒自己屏幕上的那个人就是他本人。这种自我激励并不是总是管用,很多时候,他看一会儿自己的比赛视频,就会陷入疯狂焦虑,在屋里急躁地转圈,发出低声咒骂。

英格拉姆的妈妈说,在那个阶段,最让他痛苦的是,他一直没有被排除生涯报销的可能性。她记得英格拉姆在听说赛季报销的时候泪流满面,医生只能告诉他,保证他可以痊愈,没有生命危险。

好在,治疗容不得他胡思乱想。只是在麻药过去之后,他疼痛难忍,手术结束的第一天晚上,静脉注射不知道怎么被关掉了,英格拉姆疼得要命:“我感觉整个后背都没知觉了。”他的右臂不能动,被人搀扶着下床,无法配合肢体动作,满腹暴躁。

人们似乎忘记了,饱受折磨的英格拉姆才21岁,还没到正常大学毕业的年龄。

手术之后,紧接着到来的是他最不愿面对的事情:交易。

受伤让英格拉姆留在湖人的愿望彻底破灭。

在那个夏天,他经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对着镜子发呆,“你是谁,你要成为谁,你的最终愿望是什么?”

早在他手术前,交易流言已经漫天飞舞,区别只是什么时候宣布而已。英格拉姆和鲍尔一定会在交易名单里,而库兹马则会被留下来。一些偏激的球迷认为,这是因为库兹马比英格拉姆更强,因为库兹马在和詹姆斯的搭档时表现更好,而英格拉姆受了伤,已经废了。

事实上,英格拉姆比库兹马小两岁,他当然是更值钱的一个。鹈鹕的态度异常坚决:想要得到浓眉,我们必须得到英格拉姆。

他关掉了社交媒体,不去想交易流言。

直到木已成舟,他渐渐接受了交易的事实。

新奥尔良是属于NFL圣徒队的球队,鹈鹕只是不起眼的陪衬,在那里打球,远离湖人的聚光灯,对安静的他来说并非坏事。英格拉姆只有一个遗憾:不能和他最信任的教练一起打球了——湖人的训练师基弗,他管基弗叫“教练爸爸”,基弗每天都会专门找他来特训,还会经常给他带零食。

此番易主,英格拉姆下定主意要强势回归:在医生允许他训练的第一周,他就把强度提高到了90%;休息的片刻,英格拉姆反复看杜兰特和莱纳德的片段,放慢速度,学习技巧。他是个内心沉静的人,被人评价说“有35岁的灵魂”。他习惯于在每天训练和比赛结束的时候,给自己留几分钟和自己对话,去反思这一天做得对或是不对的地方。用金特里的话说,“这是他通向成功的关键。”

英格拉姆也曾经失控过。2018年10月21日,效力湖人的英格拉姆和效力火箭的保罗爆发冲突。尽管詹姆斯和安东尼疯狂劝架,英格拉姆还是和保罗、隆多一起遭到了驱逐。

“我当时被一种暴躁驱使,要去做一些出格的事情,来让惩罚告诉自己,哪里确实不对了。”

而在新奥尔良,当聚光灯不在他身上的时候,是什么给他动力的呢?

西蒙斯签下了5年1.7亿顶薪;杰伦-布朗签下了4年1.15亿,希尔德和国王续约了4年1.06亿,而鹈鹕没有提前和他续约,他主动在访谈里说,“XX的,我怎么会被熟视无睹,XX的,他们哪里比我强了?不服的话让他跟我单挑,打15个球,我让他们见识谁更厉害。”

在新奥尔良,他的肩伤痊愈了;夏天的特训也有了帮助,英格拉姆的体格增大了好几圈。谁都不敢想的是,在第四年,英格拉姆成为了NBA的大前锋,而且打出了生涯最好的一年比赛。

他对自己的要求依然极高:对篮网,拿下40分,但他痛恨最后两次上篮不进导致输球;2020年1月16日对爵士,他单场轰下49分,在常规时间还有0.2秒投进了后仰中投,反超比分。

他成为了全明星,鲍尔和哈特激动到不行,“我们一起来到这个地方,感觉彼此的成就就是我们自己的,”鲍尔说,“我们一起努力训练,所以我们未来都会成功的。”

在整个生涯,英格拉姆不知道做了多少次转变,这些转变都是被命运选择的。对于他来说,如果不去妥协改变,很有可能会一无所有。

现在,英格拉姆是全明星,是进步最快球员,是新奥尔良未来的希望,那些曾经咒骂着他的湖人球迷,开始为失去他感到后悔。

那么,当年那笔交易对他的影响到底是什么呢?

“上帝的事情交给上帝去办,我的事情我自己来解决。只要我足够好了,那我想,这个世界会给我一个公平的答案。”

作者:里多

(责任编辑:李雪儿_NB13040)

原创文章,作者:PC4f5X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plumsite.cn/90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