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下又一职业站上C位: 这次是首席医疗官的春天

  疫情下又一职业站上C位: 这次是首席医疗官的春天

  在美国联邦和地方政府缺乏一致信息的情况下,雇主尤其是CMO成为了员工的可靠真相来源

  作者: 冯迪凡

  直到2020年3月,软件服务巨头Salesforce首席医疗官(CMO)泽努斯(Ashiwini Zenooz)在美国的工作虽然忙碌,但基本每天的工作内容都是可预测的。

  她的工作包括指导公司的医疗保健和生命科学战略,确定将解决方案推向市场的机会,并解释政府政策变化对客户和合作伙伴的重要性。

  “新冠肺炎疫情一夜之间就让我的日常工作全乱套了。” 泽努斯说道,“自疫情开始,保护全球员工健康、安全和福祉成为了公司的首要任务,而我是放射科医生出身,我发现自己在每个周末和夜晚都在加紧进行流行病学知识研究,以期为员工和领导层提供可靠的指导,安然度过疫情。”

  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3月28日,美国累计新冠确诊病例超过3026万例,累计死亡病例超过54.9万例。

  美国日增新冠确诊病例数在一段时间下降之后,近期又有回升迹象。截至27日,美国近7天平均日增新冠确诊病例数约6万例,为3月5日以来的最高水平。

  在疫情蔓延和变异病毒加速传播时,“如何确保员工安全?如何让他们恢复工作?如何考虑疫苗接种?”这些令企业和经济重新步入正轨所必不可少的问题,究竟应该由企业领导者中的哪一位来回答更为恰当呢?

  而在此背景之下,又一个C职位正在悄然进入国际企业的公司架构之中——首席医疗官(Chief Medical Officer,CMO,也有公司称之为CHO)。

  首席医疗官的春天

  疫情前,CMO一职多在医疗公司中存在,对于公共和私人医疗保健、制药和生物技术领域的人员来说并不陌生,但CMO的影响范围逐渐扩展到临床领域之外,却是因疫情需求所催生。

  泽努斯认为,她的经历并不是个人现象。

  目前在许多公司中,CMO的角色正在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:现有的(医疗保健类企业)CMO的角色正在迅速改写,管理范围得到扩展;医疗保健以外的公司则争先恐后地聘请CMO。她认为,“尽管疫情是这一巨变的催化剂,但大多数指标表明,这不仅仅是一时的流行。”

  诚然,疫情到来后,对CMO的需求扩大到各大行业之中。据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,从食品生产、科技企业、体育娱乐到制造业,都活跃着CMO的身影。

  每位CMO不仅要充当流行病学家、工作场所安全专家,还要同人力部门和高级总裁们一起制定业务策略,保证员工身心健康和工作安全。

  高管猎头公司海德思哲(Heidrick&Struggles)全球执行合伙人希伯特(Jenni Hibbert)认为,在过去一年中,越来越多的公司对设立CMO职位感兴趣。

  “金融服务、制造和科技公司正在寻找能够为员工和领导层提供可靠指导的个人,以应对这些挑战,应对法规事务并提供与慢性健康问题相关的临床咨询。”希伯特说。

  英国石油公司(BP)CMO贺荣(Richard Heron)博士将过去的一年描述为,在不断变化的疾病信息以及各国做出不同疫情应对决策的情况下,这一职位就像是“高管在做出艰难决定时为其保驾护航的角色”。

  “对于外行来说,那就像在没有指南针的暴风雨中航行一样。”他说。

  连锁超市伍尔沃思(Woolworths)聘请了资深医学专家麦卡特尼(Rob McCartney)博士担任其CMO,他负责制定健康与安全计划,并与监管机构合作以确保员工和客户的安全。

  “如果你没有从CMO那里得到适当的建议,又如何知道自己在健康和安全领域是否面对风险呢?”麦卡特尼博士在一次采访中表示。

  其他涉及消费品的企业也采取了类似措施。科罗娜啤酒的母公司美国星座集团(Constellation Brands)任命了马林斯(Tim Malins)博士成为其CMO,并使用其公司内部网促进马林斯博士与员工之间展开直接对话。

  不过,这也涉及另一个重要问题,即医生进入企业后,如何确保对话通畅呢?如何把关于疫情的晦涩专业知识,对数据的专业解读,用包括各层级员工在内的普通受众更能理解的方式进行表达?

  美国卫生部前代理助理国务卿德萨沃(Karen DeSalvo)博士,在2019年年底成为了谷歌的CMO, “当疫情发生时,我(的加入)得到了全公司的支持,我们一边推动一边确立了这个职位。”她说。

  德萨沃表示,在谷歌,她的工作得到了“基于数学、基于事实的公司帮助。谷歌的员工和领导层非常了解情况”。

  而她最大的挑战之一是“学习如何在疫情肆虐之时用谷歌的语言讲出来。我必须学习公司文化和语言。”她说,而她的建议是“保持耐心,让科学家们做他们的事情”。

  迪士尼公园、体验和消费产品部CMO海默尔(Pamela Hymel)博士则表示:“了解这种病毒及其治疗方法的医学内容,然后以清晰的语言为我们的企业领导和员工做出解释,这是我在疫情期间的主要任务。”

  轮胎公司固特异(Goodyear)CMO帕勒奇(Brent Pawlecki)博士说:“与商务人士谈话,和医生之间的交谈非常不同。我的角色是学会讲(他们的)语言,且学会意识到我不是房间里最重要的人。”

  职位设置常态化

  “过去一年的工作非常紧张。” 帕勒奇表示,“在去年7月4日左右,我意识到我需要照顾好自己,把未来的工作视为一场马拉松比赛。”

  帕勒奇说,长期来看的一个重要问题是,即使在疫苗广泛可用的情况下,也要鼓励固特异的雇员继续坚持预防措施。“人们被不断延长的社交距离措施搞得很疲倦,但是目前未知之事仍很多,譬如对于病毒变种等问题,企业正试图根据有限的信息做出决定。”

  泽努斯也认为,“在接下来的几年中,每家公司都将就其员工的公共健康和福利进行考虑,并引进更多专业的内部人员。即使疫情最终被消灭了,其后果也会引起雇主的注意。疫情的后果对经济和心理健康都会产生影响。”

  显然,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令雇员希望从雇主处听到有关其健康、安全和工作场所安全的信息。

  泽努斯表示,在美国联邦和地方政府缺乏一致信息的情况下,雇主(尤其是CMO)成为了员工的可靠真相来源,并为日新月异的健康与安全准则做出解释。多项民意测验显示,在整个疫情期间,在美国人们对雇主的信任度远远高于对政府的信任度。

  在就安全重新开放工作场所问题上,CMO的角色也至关重要。泽努斯认为,必须考虑到生产力损失的影响。以2017~2018年的流感季节为例,有数据显示,流感使美国雇主损失了210亿美元(约合1380亿元人民币)的生产力。而有关新冠疫情的数字肯定会更高。

  与此同时,不仅仅是在身体健康方面,在心理健康和倦怠支持方面,CMO也已成为关键的内部参与者。譬如,在疫情暴发后,长时间的远程工作令不少雇员感到缺乏交流机会,职业倦怠加深。

  此前微软CEO萨提亚·纳德拉(Satya Nadella)就曾对长期远程在家工作发出警告,称这会对员工的社交和心理健康造成严重后果。

  在此背景下,CMO也负责对企业内部在心理健康帮助产品(APP等)采购方面做出建议。这个市场在过去的一年里十分火爆,产品繁多。贺荣认为:“试图了解哪种产品和服务真正有所作为可能非常困难。重要的是要成为一个知情的买家,而不是研究其他公司拥有的东西。查看有效的证据很重要。”

原创文章,作者:PC4f5X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plumsite.cn/202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